Loading...Loading...
訂閱每週新聞

一位母親對於珊迪胡克小學槍擊事件的反應

週日, 十二月 16th, 2012 9:04 下午 | By Stephanie Woo

聽聞珊迪胡克小學的事件,一想到那些家庭,我的心都碎了。我整個週末為了那些罹難的小孩在哭泣,我更是不斷的想到他們的家人,這些父母要親手埋葬他們的孩子,太沒有道理。此刻,我想到我的家人和小孩,我感到害怕,身為一位母親,在新聞的字裡行間,我不斷的尋找,可以讓我有勇氣能夠繼續留在這個國家的理由,明天早上我會覺得將小孩送到學校是安全的事情,我又想到距離我家10分鐘車程的購物中心,就有超過400支槍在展售著,就在小孩等著可以跟聖誕老公公拍照的地方,我怎麼都想不透,這兩個元素怎麼能夠擺在一起!

我家裡沒有電視,所以,小孩不會接觸到這一類的新聞,但是,當他們睡著之後,我不斷的在網路上尋找讓我能夠產生希望的消息,如果你也跟我一樣,一直在尋找一個合理的解釋,我想要跟你分享以下的一些文章:

這一篇 提醒了我歐巴馬連任的重要性,我記得11月7日早上醒來,我感到鬆了一口氣,作者所提到的改變也正是這樣的選舉才能發生的,他在文章裡提到的幾篇文章也記得去閱讀。

 英國報紙的這一篇文章 ,在槍枝擁有權的觀點有很好的詮釋。對我來說有趣的事情是:在1985年至2010年之間,雖然擁有槍枝的美國人口已經減少到總人口的20%,但是每個擁槍人口平均槍枝數量較多,並且,從政治上來說,擁有槍枝在美國的歷史上,是個少數人口的問題,他們多數是年長的白人男性,他們控制了這個國家的槍枝議題。在這一次的總統選舉中,很清楚的顯示出來,這些年長白人男性將票投給共和黨的比例已經降低。因此,這20%的人,已經不足以代表多數美國人的意見,他們在這一次的選舉已經輸了。

這一次的事件,提醒我們這些做母親的,我們正在為我們的世界做一件很重要的事情,我們在教育我們的下一代,他們將塑造我們未來的世界,唯有通過教育,以及我們對於政治的參與,我們是孩子的模範,替未來的改變鋪路,形成一個真實並且永續的改變。藉由發出我的聲音,我找到希望,我能夠投票給能夠代表我的選擇的政治人,我能夠教導我的孩子去思考我們正在面對的議題。我拒絕接受威脅,我絕對不要只是痲痹的接受,雖然我悲傷憤怒,但是我需要走出來:絕對不可以讓那些不能夠代表我們多數人的意見持續下去。改變將來臨!

如果你希望能夠立即行動,加入我,一起去 白宮網站簽署這一個請願書

Leave a Repl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