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oading...Loading...
訂閱每週新聞

一位母亲对於珊迪胡克小学枪击事件的反应

星期日, 十二月 16th, 2012 9:04 下午 | By Stephanie Woo

听闻珊迪胡克小学的事件,一想到那些家庭,我的心都碎了。我整个週末为了那些罹难的小孩在哭泣,我更是不断的想到他们的家人,这些父母要亲手埋葬他们的孩子,太没有道理。此刻,我想到我的家人和小孩,我感到害怕,身为一位母亲,在新闻的字里行间,我不断的寻找,可以让我有勇气能够继续留在这个国家的理由,明天早上我会觉得将小孩送到学校是安全的事情,我又想到距离我家10分钟车程的购物中心,就有超过400支枪在展售著,就在小孩等著可以跟圣诞老公公拍照的地方,我怎麽都想不透,这两个元素怎麽能够摆在一起!

我家里没有电视,所以,小孩不会接触到这一类的新闻,但是,当他们睡著之後,我不断的在网路上寻找让我能够产生希望的消息,如果你也跟我一样,一直在寻找一个合理的解释,我想要跟你分享以下的一些文章:

这一篇 提醒了我欧巴马连任的重要性,我记得11月7日早上醒来,我感到松了一口气,作者所提到的改变也正是这样的选举才能发生的,他在文章里提到的几篇文章也记得去阅读。

英国报纸的这一篇文章 ,在枪枝拥有权的观点有很好的诠释。对我来说有趣的事情是:在1985年至2010年之间,虽然拥有枪枝的美国人口已经减少到总人口的20%,但是每个拥枪人口平均枪枝数量较多,并且,从政治上来说,拥有枪枝在美国的历史上,是个少数人口的问题,他们多数是年长的白人男性,他们控制了这个国家的枪枝议题。在这一次的总统选举中,很清楚的显示出来,这些年长白人男性将票投给共和党的比例已经降低。因此,这20%的人,已经不足以代表多数美国人的意见,他们在这一次的选举已经输了。

这一次的事件,提醒我们这些做母亲的,我们正在为我们的世界做一件很重要的事情,我们在教育我们的下一代,他们将塑造我们未来的世界,唯有通过教育,以及我们对於政治的参与,我们是孩子的模範,替未来的改变铺路,形成一个真实并且永续的改变。藉由发出我的声音,我找到希望,我能够投票给能够代表我的选择的政治人,我能够教导我的孩子去思考我们正在面对的议题。我拒绝接受威胁,我绝对不要只是痲痹的接受,虽然我悲伤愤怒,但是我需要走出来:绝对不可以让那些不能够代表我们多数人的意见持续下去。改变将来临!

如果你希望能够立即行动,加入我,一起去 白宫网站签署这一个请愿书

Leave a Repl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