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oading...Loading...
訂閱每週新聞

1-2 years old

当小孩不愿意穿上衣服怎麽办

星期五, 五月 24th, 2013 12:30 下午 | By Stephanie Woo

My toddler refuse to put on clothes

蒙特梭利博士说“跟随儿童”。我一直遵循著这样的观点,但是与小孩身体保暖有关时除外。

我总觉得我的小孩身体有点凉,在遊乐场玩的亚洲小孩都穿的好多,显示著,这可能是个亚洲人的习惯。只要温度掉到72华氏度一下,我就会想著小孩应该要穿著袜子,而且应该多加一件衣服,经常,我就会要求或强迫我的小孩穿上外套,或者我会用不同的方式威胁,让她们可以穿上袜子。有好多次,我都发脾气了,对家里的阿姨或者我老公喊著“小孩的手都冰凉的!”孩子早上穿衣服,都是我帮她们穿的,虽然我知道她们能自己穿,你也看过她们自己穿衣服的视频,但是,她们都不再自己穿了,最近,穿衣服真的是个我们一起挣扎的事情。

两天前,我的朋友Brenda和她五岁的女儿Gerren来我们家,我们正準备要出门,正巧看见Gerren走进来,她说“外头很冷。我要穿上我的外套。”当下,我说不出话来,我看著Brenda,她解释著自己从来没有强迫Gerren穿外套,“她自己知道冷热。”Brenda如话家常一般的说著。

然後我给我堂姐Daisy打电话,请教她给个建议,她就说了简单的几个字“相信你的小孩。”

我準备好做一些改变了,我告诉我老公以及阿姨,从现在开始,我们早上会问小孩一次(早上是家里温度比较低的时候),她们是否想要穿暖和一点,如果她们说不要,我们就不强迫她们,出门之前,我们不帮孩子穿衣服,如果要出门去玩的时候到了,而有人衣服没穿好,那麽就会有一个成人留在家里陪她。然後我跟小孩解释了新规矩,她们看著我,点点头。

第二天早上,我穿上了我的羊绒毛衣以及羊毛袜,Mackenzie决定她要裸著身体,有叁个小时,她都没有穿衣服,Brooke只穿了薄薄的衣服,我守著我的承诺,什麽都没有说。出门之前,我很冷静的跟她们说“妈妈要準备出门了,我準备好了,就要出门去公园,当我準备好,你还没有穿好衣服,你就会跟阿姨待在家里。”中间,她们有点分神,但是我只要简单的提醒她们,阿姨也提醒了她们,她们就主动的穿好整套衣服。

结果,我才是那一个需要改变的人,整个的挣扎,其实是我造成的,因为,我不想要她们生病,终於我放下了我的担心,相信孩子们真的能自知冷暖。在一周以後,我写这一篇文章,我们都没有因为穿衣服而挣扎了(而且也没有人生病),我很惊讶於这整个过程是那麽的顺利!

如果,你跟你的孩子还在挣扎,停下来,不要去找你的小孩有什麽问题,其实需要改变的是“你”,当你改变了,小孩也都好了。

给所有家里有小小孩的你:和平是有可能的!

(English) Make It Hard for Them!

星期五, 五月 17th, 2013 6:34 下午 | By Stephanie Woo

当小孩吵架

星期三, 五月 1st, 2013 8:34 下午 | By Stephanie Woo

When Kids Fight

B和M最近对於汤玛士小火车都非常喜爱,在搬家的过程中,大多数的小火车都丢了,就剩下其中一列红色的。可能你已经知道随後会发生的故事了。有一天,M拿了小火车,但是B也想要。

我按照我一般处理的方式,我说”Brooke,问Mackenzie,她结束了以後是否能给你。“於是Brooke就跟著我同样的问了,但是,B这时候就想要了,所以她们两个人就开始抢了起来,B拿走,M抢回去,然後B又拿走,M就开始哭了,我试著从B的手中将小火车拿走,说”M先拿的。“但是我也不想要用力的将东西抢走,因为那只会让小孩模仿而已。

所以,我将Brooke抱起来,将她放在我腿上,说”Brooke,你需要在这里跟我一起坐著,一直到你準备好将东西还回去。“我对她们两个人说,”妈妈不知道该如何做,Brooke想要,Mackenzie也想要,但是,我们只有一列小火车,我们该怎麽办呢?“

M停下来不哭了,她们两个人都看著我,B说“妈妈再买一列火车。”

我马上将这个方法加到我的想法里,然後我说“好的,但是我们现在,只有一列小火车,我们还有什麽别的好方法?”

她们两个人都安静并且认真的想,我说“我们能不能用黏土做出一列汤玛士小火车呢?”

显然的,这个提议太好了,M马上拿出黏土。然後我说“我们还可以画一列汤玛士!”B去拿了黑板,然後开始画了一个圆形的东西,正巧有个多才多艺的朋友Candice来拜访我们,真是感谢她,那个晚上她在黑板上画了好多个汤玛士小火车,让孩子们开心。

其实我有可能可以担任法官的角色,决定谁可以拿到汤玛士小火车,谁需要练习忍受,也可能将东西拿走。但是我可能必须要忍受她们再哭多一些,日後她们还会依赖我来解决她们的问题。取而代之的是我发现了一个新的规则:小孩在思考的时候,并不是在吵架,与其帮她们解决问题,不如让她们有机会可以练习自己解决问题。